藏在深山人不识的福建民国小学


更新时间: 2019-06-17

  当过老师,下海经商,喜欢旅游,爱上摄影。乐途专栏作家、企业家摄影协会会员、全景签约摄影师。

  听说老家福建的一个古村落里有座民国的小学,前往探寻。车从福建宁德周宁县城开往纯池的禾溪村大约要两三个小时,到纯池镇上的路还不错,镇上到村里会车时,就比较困难了。也正因为交通不便,因而这里游客极少。所以这是一个藏在深山人不知的村落,而村中村民会自觉保留的一座完好的民国小学则更不为人知了。

  一走进村落,会看到这样一座古廊桥。上次台风,泰顺冲垮的几座木廊桥也是这么优美,几百年描画在村落的流水人家之间。如果有时间,这里适合慢门拍摄,我们到达时是黄昏四点多,赶着去找村里的民国小学,没有多拍。

  走近木廊桥,柱子完好,木板经过农人的几百年的脚步打磨,已经有些破损。桥上因供奉三仙姑而得名三仙桥,建于明成化三年(1467年),距今500多年,是我国已知现存建造年代最古老的木拱廊桥。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,这小小村落里不仅有民国小学,还有最古老的木廊桥,正在申报世界文化遗产。这座桥的功能不仅是过路桥梁,还是夏天村民纳凉好去处,成为村庄文化经济的中心。有人在此说书,有人在此设摊。这里是茶乡,到春季,这里又是收购茶叶的站点。随着岁月变迁,电视网络进入千万家。廊桥变成了历史符号,更多的成为人们对古老文化的一种缅怀。

  许姓人家自宋代进村以来,沿湫溪筑堤千余米蜿蜒石板路,村落沿河道而建。村里新修了一些河道栏杆,纳凉新地方。

  村庄许多人已到城里居住,留村里的多是舍不得这方山水的老人,处处可见忙碌的农人和老者。村里盛产茶叶和栗子等农作物,勤劳致富还是能在此安居乐业。

  问了村里学校地址,也跟村里干部通话,想要看看他们的民国学校。我们沿着三仙桥附近百余级台阶拾阶而上。落叶点点,荒草凄凄,唯有白墙上依然醒目着世界地图和中国地图,小操场上依稀飘荡着曾经的“有理想、有道德、有文化、有纪律”的演讲。

  学校在民国32年(1943年)开始招生,由许赞唐乡长组织创办并任校长,周边村落的孩子都在此上学。这位当时的乡长响应梁簌溟和陶行知先生所倡导并实践的“乡村运动,接受创办乡村教育以振兴民族以求自强”。这种无任何外援情况下,组织村民在乱世的古村创办小学,值得称道。一座民国古校,却难留创始人芳名,令人唏嘘。一朝天子一朝臣,一个古村一座学校,留待后人去客观评价。

  站在最里面的二层校舍,俯瞰前面,南方少见的四合院,设计井然有序,融合了当时南北方的建筑风格。

  教室里很珍贵的保留了民国留下的近百年的课桌。单独连底桌椅,设计尊重个性而恪守上课的紧张。整整齐齐的桌椅上仿佛坐满学生,聆听着:“少年强则国家强”!

  木制品、竹制品和陶制品是中国几千年积累的农家用具。教室里还有木匠用具,当年,就有许多手工匠课程。让学生们学习文化知识之余,相当于现在的技校,学以致用。培养懂文化的木匠、篾匠、泥水匠······这种学校怎能不深入民心?再回头看看1926年的陶行知,他提出“生活即教育”,“社会即学校”,“教学做合一”,“在劳力上劳心”的理论,目的是要“发展学生的生活本领”。这么简单的道理,一百年后我们还很难做到。我们的教育有些地方可以回去多找找过去。

  周宁政府出资开始保护这座民国的学校。保留下珍贵的遗产,不仅是给后人走马观花,我们从遗产中还要得到一些启发,这才是这些遗迹留下的真正意义。但愿这种修缮不像新闻报道里的水泥路去铺长城的可笑。但愿这些设计能找些注重民间保护的专业设计师来指导。但愿我的这些但愿能如愿!

  看了民国的小学,兴叹之余,我们还未识禾溪村。准备留宿这里。三门桥附近人家农家乐提供食宿,住宿50元,可口农家菜每餐每人15元。实惠舒适,接待我们的大嫂能干热情,如果我们要在这隔世的村庄住上半月十天,这里是个好地方。夜渐深,仰望,星空满天,第一次在家乡拍摄银河。

  山庄新旧交替,林木葱茏,今夜星空璀璨。幸福的躺在农家乐四层楼房屋顶,足以忘记自己俗世 的一切纷扰。

  清晨在鸟鸣声中醒来,晨雾沿溪静谧。听说这里要沿溪建造木栈道,为了让游客近距离亲近溪水里的鲤鱼。如果是这样,让这千年的倒影倾刻消失,这设计者很不合理,希望有人会给古村落的保存修缮切实提些建议。捡了芝麻丢了西瓜,一味迎合普通游客的风光,61255白小姐一肖中特。一定是满天下都是义乌商品泛滥的风景区。

  昨天就听说这河边有户人家是以前的大户。沿河25号,大门破旧,但不减当年的森严。福建一代先人择地,原本就躲避战乱而来,常心远地自偏。再逢乱世,匪患无穷,门户森严是必须的。

  进入台阶上才是这大户人家的大门,可见,这第一道门和高墙是为了防御而起的无奈,否则临溪而居是多么美好的事情。苔痕上阶绿,门可罗雀的缘故。这里居住的已经不是原来的主人,邻家的大哥说,主人大清早去秋收割稻谷了。

  草色入帘青的地方在门廊屋顶,贵气的石雕和门边的杂木同在。我去过福建的几个村落,大多这些大户人家是当地大地主,房子被几家人家分而居之,没有保护。很多室内木雕被破坏殆尽,被收购流入再建筑还是幸事,有的就成为无知的柴火,实在是一份心痛的事情。富不过三代,很多时候在中国就是无奈。

  听说这宅子的主人叫许马业,是村里的大茶商。清末民国初时,由于太平天国运动,江浙的茶叶出口几乎停滞,此时福建茶外销猛增,价格也猛涨。闽东作为重要的茶产区,茶叶经三都澳运往国外,当时75斤茶可卖1.4两黄金。这户的主人因此发迹,成为村中大户。老屋内的一处菱格窗上,雕刻着各种戏曲人物,窗雕上方写着“造家庭福,抱世界观”。由于经常赴外经商,他也受了大城市和西方文化的影响,从这些地方可以看出他的新潮。期待有一天再进屋探这位旧主人的那份世界观。

  难拆的是这石雕的大门,应了屋主的初心,永世和屋子长存。对联的选择书写和雕工,可见当时主人有一定的文化素养。门临禾水家声远,第启南阳世泽长。南阳古称是河南的南阳,这里的许氏家族自河南迁徙,似乎在这对联里可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。我们从哪里来,到哪里去?我们问了一辈子,一个“了”字结束。每个古村落都有着它们独特的故事,有的丰富有的简单。希望禾溪三门桥、民国小学、许氏古宅的故事真正得到修缮保存,源远流长,能逐渐被人识中,让游览的人能得到一些启发。


马会开开奖结果| 香港最快开奖结果直播| 香港管家婆玄机彩图| 香港挂牌玄机| www.148678.com| 新跑狗玄机图| 马博士| 33773.com| www.246008.com| 赛马会高手论坛| www.23313.com| www.225011.com|